您的位置: 拉萨资讯网 > 游戏

灰塔的黎明 第四百八十六章 老友话别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4:10

灰塔的黎明 第四百八十六章 老友话别

王都,港口区

本来明亮的客厅被厚重的窗帘遮蔽,只有缝隙中侥幸冲破屏障的几条阳光在房间里留下金色的痕迹。茶壶壶口冒出的热气和烟雾在略高的地方混杂,不分彼此。罗兰,默默的坐在桌边吸着烟斗,他的面前有一壶茶,两只杯子。其中一只杯子当然是他自己的,但另外一只,是给谁的呢?要知道,这栋房子里现在只有他一个活人,斯派洛也被早早的送到赤红之瞳拜托独眼看管,在这个因鼠人猎杀法案而人心惶惶的时间点上,还会有谁来造访一位流浪的老魔术师呢?

“叩叩”敲门声,响起。罗兰没有丝毫的意外,他好像早就知道在今天的这个时候,会有人来敲响那扇门。也因此,他没有起身开门或者开口询问来者的身份,只是淡淡的又吸了一口烟草的气味。

“烟草不错。”没有脚步声也没有影子,说话声伴随着它的主人一同出现在老人桌子的对面。罗兰笑了笑,抬头瞥了一眼那个穿着灰袍色身影,那人的胸口上能看到无数盛开的紫荆花,可花朵只开放了一瞬,当它们尽情的舒展开花瓣,那些花朵就扭曲成了混乱的旋涡。在这世界上所有穿着灰袍的人中,只有一个的衣物会有这等变幻。

“当季最好的烟叶做底。三百年的黄金果树树枝做柴。混合了三种矮人烈酒和一种精灵陈酿,其中两种的酿造方法已经失传。再加上龙血葡萄和荒漠枯杨的树汁。我为了熏制这盒烟丝花了将近八十年。”罗兰说着,从袖口里掏出一枚极为精致的银盒,只不过这盒子虽然堪称艺术品,它的大小却注定其中装着的烟丝不会超过几十克。

“但你猜怎么着?我做出来的这盒东西抽起来和街上卖的没什么区别。”魔术师苦笑着,用手指把玩起装烟丝的盒子。

灰袍人歪了歪头,放下了兜帽。“烟草就是烟草,如果你希望它有什么其他的味道,为什么不干脆尝试其他事物呢?”

“这或许就是我们的区别吧,克拉克。你总是把事物看的如此清楚,容不下任何模糊地带。你的弟子在这方面和你简直一模一样。”罗兰对自己的老友吐了一个烟圈,说道。

“而你就是因为太随意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的烟斗呢?为什么不用?”灰塔之主也笑了,他指了指罗兰手中的烟斗,问道。

“烟斗?”魔术师有些疑惑的将嘴里的东西拿到眼前看了看,“我不是正在用吗?还是你们这些巫师在我不知道的时候重新定义了烟斗?”

克拉克轻快的敲了敲桌子,“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支。那只祂送给你的,那不是世界上最好的烟斗吗,有最好的,为什么还要用这种凡物?”

“哦,”罗兰露出焕然大悟的表情,而他接下来的话令灰塔之主也感到震惊,“你说那支啊,我用了一段时间。觉得不管放进去是什么都是一个味道,那可太无聊了,于是我就把它给扔了。”

“你扔了!那可是我们一起…算了,这是你的风格。就和那个时候一时兴起找我学魔法一样。”灰袍挑了挑眉毛,他的左臂上盘绕着一条蠕动的花鳞蟒蛇。

魔术师扯动嘴角点了点头,“说起这个,我记得你当时想要一个完美的继承者,找到了吗?”

克拉克的表情黯淡下来,他沉默了几秒,只回答了短短的一句话,“曾经一度找到了。”

罗兰意识到自己似乎问了不该问的话题,也不再说话,默默的给两人分别倒上了茶。青草的香味弥漫而出,将所有其他味道都掩盖了下去。他将茶杯推到克拉克面前,自己坐下后抿了一口。“试试我的新配方?能让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提供意见的机会可不多。”

灰袍举起茶杯,闻了闻青草茶的味道,然后又将其放回了桌子上。“如果再早几年,我很乐意帮这个忙,但现在的我不能喝它。”

“你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想喝一口这茶?”老人看着桌子对面的男人,他相信对方明白这杯茶的意义。

而灰塔之主只是笑着摇头,他用手指伸入茶水里,随意的搅动着其中的流体。“你给这茶取名叫什么?”

“不老茶。”罗兰沉声回答道。

“不老茶?我还以为你会起个其它更有你风格的名字,比如青春灵药之类的。不过,你确定你的茶真的是不老茶吗?我看不像啊。”克拉克审视着眼前的老人,虽然灰塔之主自身的相貌也已经不再年轻,可比起罗兰来说还是显得充满活力。相较而下,魔术师给人的感觉更像是身体还算硬朗的老者,与青春没什么联系。

“知道我为什么留胡子吗?在我刚创造出这个配方的时候,我过于频繁的饮用不老茶,让自己的身体过于向着年轻时转变,这让我不得不尽快搬家。后来我开始用胡子和这顶大帽子来掩盖我的容貌,防止我的邻居发现这个秘密。至于现在,我已经能正确控制喝茶的频率和配方的效果,只需要半年的时间,我就可以让自己变成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或是变回现在这样

灰塔的黎明  第四百八十六章 老友话别

。”罗兰耸了耸肩,又喝了一口茶水,“所以喝吧克拉克,我以我的名字保证它没有任何负作用。”

谁料灰袍还是没有去动茶水的意思,突然说起了一件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我的徒弟,最满意的那个。他是我见过最适合魔法之道的人,只用了短短十几年,他在大多数领域里的见地就已经和我不相上下。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从来没有人能指出我思考不足的地方,他做到了。我的图书馆里大部分的作品都来自那个时代。可,我忽略了一些事,我对他给予了太高的期望而且不加掩饰,那孩子每天都在拼命的缩短和我的距离。但他毕竟只有二十几岁,知识是需要沉淀的,理论必须被验证才能理解。”

“他太激进了,为了证明自己过早的接触了禁忌。而我没有来得及阻止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得意的门徒,最初的门徒,亲手葬送了他自己。”克拉克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中少有的出现了激烈的情绪波动,这些话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也就只有罗兰,这个他在世间仅剩的朋友可以听他将深埋心底的故事挖出来,“好在那些我追求了一辈子的知识总算派上了些用场。我从混沌里将他的一部分带了回来,但也仅仅只有一小部分。”

“你是说……”故事说到这里,罗兰已经明白最初的灰袍带回来的人是谁了。

克拉克点了点头,认同了老友的猜测,“最早的知识来自于经验的累积。这一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小树要长大,那些高大的老东西就得让出位置,我的存在对于弟子们来说早就不是帮助,而是一种制约。没有我,他们才能成为新的森林。”

“值得吗?你的理想不是拥抱真理吗?如果你就这么放任自己死去,谁来告诉你真理为何物?”罗兰听懂了对方的意思,但他不认为这是灰塔之主杀死自己的合理理由。

“真理。”克拉克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我曾无比确信它的存在,并为之奉献了所有的精力,但它真的存在吗。在认识到这么多之后我反而开始怀疑这件事。不过有一件事我很清楚亲爱的罗兰,那就是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以被称为真理而我又没有了解也不曾体验过的,那便是死亡了。只有它,从每个人嘴里说出来都不同,这让我想到真理,也许就在死亡之中。”

罗兰将烟斗放到桌子上,“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要不就是天天研究那些该死的法术让你丧失了神智!你听听你在说什么!克拉克,把你刚才说的蠢话收回去,然后喝了你面前的茶!”

“那可不行。这是我最后的研究了,我必须去完成它。我只是来和你告别的,本来还以为要花一番功夫来找你,结果你刚好在这里。命运啊,真是奇妙的东西,如果它确实存在的话。”灰袍说着轻轻抬起手,无形的力量将想要起身的魔术师死死的压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分毫。

“对了,那个占据了这个国家国王身体的魔鬼,我顺手解决掉了。但是和他交易的凡人已经死了,应该不久就会有人发现。你自己注意一点,这里最近挺乱的,呵呵,不过快结束了。还有,你留胡子真滑稽,他们看见恐怕会笑死吧。如果我能见到他们的话,我会跟他们说说这件事的。”

“没能看到起司那小子的徽记长什么样子真是可惜,我倒是大概能猜出来,可还是麻烦你帮我见证一下吧,省的他之后抱怨。啊,其实还有挺多话想跟你说的,但我现在没多少时间了。抱歉,老伙计。”

罗兰,站了起来。可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一人。刚才那个坐在对面的灰袍身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版阅读址: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网站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路线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如何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收费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地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