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拉萨资讯网 > 娱乐

花神问情记 第一百四十四章 梦梦归来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3:24

花神问情记 第一百四十四章 梦梦归来

“砰”的一声巨响,玲珑玉狠狠砸在了月阴兽身上,将它的身体砸出了一个大洞,没有想象中它暴怒冲来将我撕碎的痛楚,也没有想象中同归于尽的注定,眼前还是熟悉的黑暗,虽然六界再没了月光,但借着微弱的星光,我微微睁开眼,却见月阴兽托着我,缓缓低下头来,用脑袋蹭了蹭我。

这是什么意思?我愣住了。难道是想用脑袋砸扁我?我百思不得其解,只有呆呆地望着它。

“吼~”它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突然伸出黏乎乎的舌头舔了舔我,然后在我惊呆了的目光中,缩到了一座小山一样的大小。

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开始颤抖。

这感觉,何以如此熟悉?究竟是我太久没有触碰熟悉的事物,还是我太麻痹大意,这才连故友站在面前都不认识?

我哑着嗓子,轻轻唤了一声“梦梦”,泪莫名就落了下来。

“吼~”月阴兽闻言,仰头轻吼一声,继续用脑袋蹭我的手,在那双放大的瞳孔中,我看到了它昔日的面容,由远而近,逐渐清晰……

那是一只有着清澈蓝色眼眸的白猫。

“吼!”月阴兽见我流泪,愤怒的对天一吼,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我,似在安慰我一般,可爱而可怜,漫天的血雨中,我看见它的肚子上破开了一个大洞,那是玲珑玉留下的伤痕,永不可磨灭,伴随着无尽的悔恨和哀伤,永远烙印在我心间。

我到底做了什么?我抱住头,不住地问自己,我伤了我最爱的亲友,我的这双手沾满了亲友的鲜血,我除了被牵着鼻子走,什么也做不了……

我嘶吼一声,血泪齐流。

“吼……”梦梦见我如此,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急忙低头,用双爪将我捂住,然后放在她的心间,一面轻蹭着我,一面愤怒的看向四周。

这只傻猫,还以为有人在欺负我,所以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梦梦,你怎么这么傻啊……”我摸了摸她的头,忍不住破涕为笑。

听着梦梦的吼叫声,无比纯粹,无比简单,我心中更是痛苦!其实早在此前我便有些怀疑这一切了,只是一直不敢确信罢了,我怕失去最后的退路,宁愿亲手戳破美梦

,却不肯相信残酷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东西在阻隔着我与她?我们本是亲密无间,一动一笑都亲密无间,无比熟悉的,可临到生死关头,万年的情分终究是敌不过生死的沉重,因为六界生灵的性命都在掌握在我的手中,还有御清他们的生死,也在一念之间,我已经输不起了,所以我即使怀疑,也生生掐灭了相认的念头,只想着孤注一掷,宁死不全,可我如今这样做,又与白泽当年抛下牡丹和泽有什么区别?却是五十步笑百步了。

我越想越难受,竟仰头狂笑了起来,梦梦闭着眼,轻柔的安抚着我,它的全身没有一丝温度,可我却能感受到它影藏在冰冷身躯下的那颗心,那颗火红的,跳动的,无比温暖的心,和她的简单纯粹相比,我真的缺失了太多太多。

我将头轻轻靠在她的兽掌上,任泪止不住的流淌……

是的,该醒醒了,至少不应该再麻痹自己,这样既对不起梦梦,也对不起自己。

如今万年逝过,我本以为自己会忘记,会淡然,其实不然,这种情感在心中越来越深,甚至超越了执念,唯有生死才能暂别,因为过了十万年,不论它发出何种声音,我还是能听得明白,只是不敢相信,其实早在月阴兽方才倒在地上垂死挣扎的时候,我便听出了它吼叫声中的弦外之音,我知道她之所以吼我,并不是因为因为它想杀我,而是因为临时前心智暂时清明,认出了我,太过喜悦而发出的独特声响。

可我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于是便不断麻痹自己:她之所以兴奋的吼叫,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只是因为她马上就要吞食我,所以才会如此兴奋,这是捕食者对猎物的即将死亡表现出的兴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我不断的麻痹自己,让自己龟缩一隅,只为最后一战而搏!我根本就不配当她的亲友,我贪生怕死,为确保无虞放弃了相认的最后机会,还由此打伤了她,我才是最胆小怕事的那一个!

“梦梦,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今再也不能听到你的喵喵声了……”我红着眼,颤抖着抚上它的头,心中早已血流成河。

“吼~”梦梦轻吼一声,示意她并没有怪我,可她的伤口却还在不断流血,无论如何也止不住,我急得怒火中烧,心中更是悔恨!这玲珑玉本是专门克制它的法宝,我方才砸下也是用了全力,未留一丝余力,这才造成了如此严重的伤势,本想着同归于尽为御清留最后一线生机,却不想后来认出她来,是我亲手为她留下了这道伤口,因为我的胆小懦弱,贪生怕死,我打伤了这只把我当做亲人的猫。

“吼~”梦梦听到我方才的话,急得大吼一声,睁着血红的大眼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一副颇为生气的样子,我抬头看着她,那样子真的好难看,还带些狰狞,可我却并不害怕,只觉得心疼,疼得想要落泪,我怕梦梦看到我的眼泪,急忙强压下心底的悲伤,柔声安慰道:“是我错了,不该这样说,梦梦乖,别生气,我来为你疗伤……”

梦梦点点头,慢慢将我放了下来,我祭起三朵九品金莲,取出中央花蕊处的三粒朝露,混入皓穹留给我的最后一粒三清散为她疗伤,可那片鲜红却还在不断涌出,渐渐染红了身下的泥土……

“怎么会这样?”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的伤处,咬牙蹙眉道,“这九品金莲花蕊里的朝露融入了无数的愿力,加上皓穹以三清灵气炼化而成的三清散,可以治愈一切未亡生灵的伤,怎么在你身上却没有效果?怎么会这样?”我急得满头是汗,只好用灵力暂时堵住伤口处喷涌的鲜血,期待一切能快点恢复正常。

“吼吼……”梦梦摇摇头,示意我放开灵力,然后她舔舔身上的伤,又是一阵轻吼。

“什么叫没事?你伤得这么重!必须好好修养,否则性命难保!”我抬头瞪她一眼,用残余的最后修为为她修复伤口,恢复灵力,想到方才争斗的情景,又不由得懊悔起来,数落她道,“你这蠢猫,明明知道我玲珑玉的厉害,刚刚为什么不躲开?害自己受这么重的伤!你是不是不想与我相认,不想再见我了……”我颤抖着手为梦梦止血,嘴上也在不停地碎碎念,仿佛这样才能稍微减轻担忧和愧疚。

“吼~”梦梦睁着血红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仿佛从前一般温顺乖巧。

我见她如此,忍不住又要落泪。

梦梦什么都懂,不用我说,她都明白,她知道我心中的愧疚,知道我此时的担忧,知道我深藏在心底的哀伤,以及所有不希望被外人知道的一切一切,她全都明白,即使我从未向她提起。

“别动……”我神色有些恍惚,紧抿着唇为她疗伤,却突然想起她方才吼叫时说的东西,突然大吃一惊,回过神来,“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毛毛是你的亲哥哥?”我愣在了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可你那时倒在地上,神智已经清醒,你知道他吞噬月亮必定以神形俱灭为代价!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你明知道他要为你疗伤,才吞噬月亮的……”说到最后,我竟语塞。

“吼……”梦梦看着我难以置信的样子,渐渐低下了头,两行血泪从她眼里慢慢渗出。

“什么?你想恢复实力,帮我打败尹屾,保护我和妖族?所以和毛毛商量好,要强行吞噬月亮炼成月阴珠?将你进化为月阴兽?”我后退几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神色也渐渐变得冰冷,“可毛毛是你的亲哥哥!你在这六界就只剩他一个亲人了!而且月猫族就剩下你们两个了!你们是月猫族最后的希望……”

说到这里,我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闭了嘴,默了片刻,这才轻声道:“对不起,梦梦,我不该提你的伤心事……”

“吼!”梦梦闻言,仰天长啸一声。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却还是默默摇摇头,叹息一声:“梦梦,虽说你哥哥已经被尹屾控制,可他当时还没有被同化为邪妖,终有一日还能还原,只要他活着!说不定什么时候消灭了尹屾,他便能恢复成原样了,你这样做,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吼!”梦梦默了片刻,轻轻吼了一声。

我听出了梦梦的意思,她说当时是最后一次机会,为了我的安危和六界的存亡,不能有一点闪失,只有牺牲她的哥哥,而且毛毛当时也是这样的想的,他临去前一直在逼梦梦放手。

可他们明明是最渴望的亲情的族群啊!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们,让他们宁愿舍弃最珍贵的东西,也不愿放手,一走了之。

我抱住她痛哭起来。

为什么爱总是这样卑微?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爱的人,为了那所谓的一线生机,不得不付出最深最重的代价!难道这才是天命的真面目?乾坤万物运行的真理?

“可你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沉重了!我知道你恨尹屾!想手刃他以祭奠你哥哥和月猫族全族的亡灵,可你不该孤注一掷,以命换命啊!尹屾这个卑鄙小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做这样的牺牲……”我擦擦眼泪,抬眼看见她委屈的眼眸,终究是不忍,摇了摇头,柔声道,“不过终究是我的错,将你重伤至此,才让毛毛不得不吞噬月亮,以性命来救你于危难!说到底还是我的错,不辨故友伤了你,毛毛当时若不救你,恐怕如今的你也不能站在我面前,唉!”

“吼。”梦梦闻言也不再委屈,只歪着脑袋,伸出舌头来要舔我。

“诶诶,别舔我啊,你舌头这么大,被舔一下我还不成粉末了。”我笑着挡住她,仿像往常一样与她嬉戏打闹,片刻后又抬头摸摸她,柔声道,“对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这十万年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没有了月光的也虽然漆黑,却少了几分孤寂的清冷,我坐在梦梦毛茸茸的手掌上,静静听她说着这些年来的经历。

北京华博医院治疗效果如何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样
北京华博医院要多少钱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样啊
北京华博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